中文

×

历史与记忆

文章来源:
时间:2020.01.21
浏览次数:5710字体大小:

当沉寂的历史与鲜活的生命相遇,便成就情感的迸发和精神的延续,而一代代的延续才能铸就永恒的记忆。

图2.jpg

人来人往的纪念馆,或明或暗的灯光,一幅幅沉默无言的照片,一行行黑白分明的文字正在无声地述说那段不平凡的岁月与那些热血激情的国人。我一次次的穿梭在历史的海洋里,带着游者唤醒沉睡的历史。当游者品味着历史,历史又何尝不在审视着游者。

图1.jpg

岁月的距离,可触的历史。一队游者陆续走进展厅,青年人灵动的的目光不断的扫视着一幅幅照片,灵活的双脚向四处迈开,而老年人仔细的审读着每一个字,品味着每一幅图,初次讲解的我尴尬于如何调整讲解的进度。但尴尬之后更令我深思:是年轻人对历史太轻率了吗?我想并不是。真正的原因或许在于近百年的岁月形成的距离太过遥远,那段岁月对于成长在21世纪的我们而言只是历史书上的一段枯燥的文字,我们难以亲身体会到那种热血与激情,而共鸣出的情感难以有近距离接触那段岁月的老一辈人深厚。不是青年人太过轻率,而是他们带着新时代新青年自信昂扬的底气,面对沉重的历史更多的是反思与借鉴,而不是同老一辈人那样的深情追忆。

枯燥的史书,鲜活的记忆。一位历史老师带着学生走进纪念馆,整整三层历史记录带给他们的震撼与惊喜涌现在他们的面容上,他们像一只只发现新大陆的鸟儿自由的翱翔在历史的蓝天中。高中历史书中的辛亥革命不过薄薄的几页,简单平淡的几句话怎能完整概括整段历史?文字不会呐喊,图片不会哭泣,可历史里每一位鲜活的人物会啊。当我们走在纪念馆回廊中,用心去听,用心去看,去品味岁月的音容笑貌。即便是三层的纪念馆,它所记载的或许也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也只是十六年岁月的冰山一角。

乡情的系带,难忘的亲情。一位游客向我询问游览的路线,一路上在她的自述中我才发现历史在乡情中的份量。这位游客的祖父亲身参加了辛亥革命,而她此行的目的就是来寻找祖父那一辈的记忆。那一刻,我深受感动,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哪怕远离家乡数十年,仍能挂念着家乡,挂念着亲人经历的岁月,并为此不断寻觅,这种坚持怎会不令人动容?乡情中的历史,带上了感人的深情。

我漫步于记忆的回廊中,希冀着将一段段历史讲述出鲜活的生命,将精神延续,使记忆永恒。一组组游者进入,又离开,带走历史的感悟,留下每一个人的独特故事。


撰稿 广中医志愿者 胡启彦

责任编辑 张长龙

2020年1月20日


分享: